郝寨新闻网 > 娱乐 > 老师吴贻弓的三重境界,让我们受用终生

老师吴贻弓的三重境界,让我们受用终生
2019-11-23 21:48:11   来源:郝寨新闻网   阅读量:484

 在过去三十多年,我与吴老师并没有太多的个人交往,但“吴贻弓”这个名字,对于我或我们上海戏剧学院86级电影导演班来说,是“精神教父”一般的存在。吴贻弓先生的创作理念和气质,深深影响了我们班学生的创作观和...

9月14日是今年中秋节的第二天。一般来说,我习惯在假期睡懒觉。然而,今天早上,我莫名其妙地早早醒来,拿起手机,打开微信。我看到了上海电影评论协会会长朱峰留下的短短七个字“永远的吴老师”。确认消息后,我坐在沙发上,半天没有回过神来。

在过去30年左右的时间里,我和吴先生没有太多的个人接触,但“吴龚毅”这个名字对我或我们上海戏剧学院86级的电影导演班来说是一个“精神教父”。当我的手指下意识地在手机日历上划了无数次后,我的思绪又回到了1986年9月1日。碰巧是星期一,我们进入大学后的第一天。由三个国家考试区选出并被录取的20名学生全部整齐地坐在陕西华山路校区主教学楼红色教学楼的教室里。讲台周围是上海戏剧学院和上海电影制片厂的老师。在班主任的介绍下,我在《流行电影》(Popular Film)的照片中见过的一个高挑、优雅、戴着黑色眼镜的中年男子,慢慢走出了教师队伍,平静地走上讲台,以平稳的速度开始了他的演讲。他是著名的电影导演,我们班的创始人,上海电影局局长吴龚毅先生。

吴龚毅先生站在讲台上说了很多话,我能记得的只有以下三点。首先,他引用王国维著名的人生三境界来描述我们未来的艺术道路。其次,他警告我们今天不要急着做明天的事情,而是先把今天的事情做好。第三,任何人生经历,无论好坏,都将是电影导演未来的财富。这最后一点显然是基于他早年的坎坷经历。

可以看出,这场漫长的布道已经酝酿了很长时间。半个小时左右,尽管他的语气温和,情绪稳定,但他似乎想向我们灌输他对艺术和生活的所有理解。他的声音与其说像老师或领导者,不如说像父亲,他对孩子寄予厚望,担心他们在未来的生活中会犯错误。说到这里,他按时完成了第一节课,礼貌地和周围的老师道别后离开了教室。

在接下来的四年里,吴龚毅先生很少在同学中公开露面,但是他的影响和关心无处不在。除了动员工作室的一批优秀电影制作人,如著名导演叶明、李歇浦、吴任天、傅龚景、摄影师张元民、吴烈康、艺术设计师金其芬、录音工程师吕家进、编剧司敏珊、编辑兰韦杰、电影理论家杨闻仲等。为了担任各种专业课程的教师,我们还邀请了北京电影学院的著名教授,如甄妮和周传基,来上海给我们讲课。有两次,我不知道他通过什么渠道“拦截”了一个名叫汤尼·雷恩的英国人和另一个马龙·白兰度的同学几天的课。

在20世纪80年代极其有限的教学条件下,我们班的每个学生都有一张由上海电影厂发行的带有照片的“示范卡”。有了这个证书,我们几乎可以在上海的几个地方看到当时我们能看到的所有内部参考电影,如电影文学部、广信电影院、淮海中路电影局等。永福路52号,平均每周六部电影。如果上海举办外国电影周,我们甚至可以在一天内看六部电影(早上两部,下午两部,晚上两部)。应该说,与北京电影学院相比,上海电影局开办的电影导演专业班在学术和教学设备上存在着固有的不足。为此,上海电影局已拨出专项资金,拨款5台“海鸥df”相机和5台“索尼”家用相机用于摄影。此外,我们还每年出去实习一次。四年后,我们的同学走遍了全国,大大拓宽了他们的视野。现在我想起来了,吴龚毅先生当时应该尽可能利用他所有的公共和私人资源,尽一切努力为我们提供当时上海专业学习电影的最佳条件。

他称吴龚毅先生为“散文导演”,他优雅的气质与这个头衔相当一致。我公开叫他“吴老师”,私下叫他“吴叔叔”。自从1986年我第一次见到他以来,我从来没有见过吴先生的“导演风格”或“高官气质”,声音洪亮,居高临下。他的声音从来不响亮,他的语气通常很平静。在他以一种不同寻常的方式从专业导演晋升到地方一级后的早期,他仍然住在南京西路江宁路“梅陇镇餐厅”附近的“蜗居”里,骑着他的“旧坦克”上下班。据说,由于各种客观原因,吴先生“痛苦地”钻进了为他配备的汽车。然而,在最初的几年里,我注意到他总是坐在乘客座位上的司机旁边。我也见过无数次,当他在尚英工厂与老一辈艺术家如桑弧、唐肖丹、谢晋、孙道林交谈时,几乎是“举行弟子仪式”,身体微微前倾,面带微笑,态度始终彬彬有礼。

吴龚毅先生是一位温和的“学者型导演”。吴先生最喜欢的学校歌曲《永别了》,是李叔同写的,在他的代表作《南城旧事》中作为主题曲,几乎成了我们班的歌曲。然而,这种“文人雅士”的精神不仅贯穿了《城南旧事》的整个过程,也深深渗透到我的创作理念中。

吴龚毅先生的创作理念和气质深刻影响了我们班学生的创作理念和人生观。他多年来一直教导我们,“以身作则不仅仅是空谈”。自从我1992年出国以来,见到我丈夫的机会就少得多了。在有限的会议中,有几次我实际上在机场。几年前的一个下午,我乘坐上海航空公司的航班从北京返回上海。在候机厅等候登机时,我看见吴龚毅先生在工作人员的陪同下从远处走来。那时,丈夫已经是白发苍苍了,他的背以前很直,现在却不由自主地弯下了腰,脚步也变得摇摇晃晃。在同一辆汽车渡船上,我立即上前迎接他。我好久没见到你了,吴先生很高兴。在十多分钟的简短对话中,我记得他说过两句话:你们班的同学现在都很好,不管他们是否还在从事电影工作!我现在已经搬到闵行,成为一名“乡下人”。有时间来玩吧。

第一句赞美的话似乎有点伤害我。因为在老师面前,我现在做得很好,毕竟也是出了专业的电影导演,这一直是我心中的隐痛。尤其是毕业20多年后,当我面对对我们寄予厚望的吴龚毅先生,作为一家跨国公司的高管时,他的鼓励让我感到惭愧。那时,我还记得他在新学期第一堂课上说过的话:“任何人生经历,无论好坏,都将是电影导演未来的财富。”毕业后流浪多年,我的生活经历给了我很多“财富”。我只是不知道这笔“财富”何时会在我的电影梦里“兑现”...

剩下的路一片寂静,吴龚毅先生似乎明白了我的想法,轻轻地叹了口气,把头转向窗外。汽车渡船很快开到飞机前,我扶他上了舷梯。由于李先生和我分别在商务舱和经济舱,我们下飞机时没有互相问候。却发现老师和学生已经产生了持久的影响。他从没见过我的学生迟到,但又看到了即将到来的作品。

“天空很长,地球的一角,知心朋友半散。生活很少是快乐的聚会,而只是分离。”老师走了,最后甚至没有给我们留下和他道别的机会。正如我的同学梁山导演在微信群中所说:“今天他在昏暗的灯光下……”

然而,在我们学生的心中,吴龚毅导演的作品是不朽的,他对电影的执着精神是永恒的!老师,一直走!

(编者:许云乾。)

总编辑:吴斌文字编辑:许云乾图片编辑:刘茜

黑龙江11选5投注 500万彩票网 上海快三投注 江苏快3 山东11选5开奖结果

上一篇:Shams:掘金以训练营合同签下伊莱亚-米尔萨普
下一篇:胡海峰:把初心和使命体现到高质量完成“消薄”任务上